最美河北长城之罗文峪长城:这里的战火曾数次燃烧

2015年11月04日  来源:燕赵都市报 白云  标签:罗文峪长城

1.jpg

残阳夕照

2.jpg

四眼楼体

  当太阳终于挣离雾霾,从灰尘的压制中跳脱,秋季的余晖抚摸过城墙的每一片斑驳,青灰中居然有了浓重的色彩。

  这是秋天的下午,在唐山遵化市罗文峪长城的小路上,或驻足或眺望,瓮城脚下农家的炊烟渐起,栗子树送别了满树的子孙,换上了红黄的衣裳,喜鹊呼一下飞来,歪着头看看又离开,谁会想到当年阻挡铁马金戈的万里长城,如今安睡得像个老人。

  1

  昔日军镇要寨

  如今可见的罗文峪其实修筑于不同的年代。城墙最早始建于北齐,据《四镇三关志》记载:“罗文峪关,明洪武间(1368—1398年)建。”

  明朝蓟镇总兵戚继光上书朝廷,请求加固辖区长城。这段史料记载,在罗文峪长城上清晰可见。

  数百年风化和近代战火后的罗文峪,脱落的城墙看起来更像一块夹心饼干,外层是厚重的青砖,有勾缝有白灰,而内层则是不规则的石头叠加,中间只有泥土黏合。城墙损坏越严重,这种夹心局面就越清晰,北齐修筑的城墙宽度不足一米,而明代加固后的宽度则保持在1.5米左右。

  这两个相隔百年的朝代,对同一段建筑的修筑已经看不到任何历史的断代,二者融合的如胶似漆。

  资料显示,罗文峪关口狭窄,宽度只有4米左右,易守难攻。关城紧挨着长城城墙,现仅存西墙遗迹。关城附近的长城保存完好。在关口处有长城主城墙和支墙形成的套城。这段长城除中间有322米长的砖墙外,其余均为石墙,部分地段的城墙外侧有箭孔和瞭望孔。河口西侧有一段保存较好的石砌防护坡,即长城支墙,墙宽1.4米,高4.4米,距主城30米,长约30米。

3.jpg

4.jpg

齐长城遗址

  2

  抗战中,长城再次张开了臂膀

  零星的几个游客从半山腰走下来,见到相向而行的游客,惊讶地和同伴交流:“看,‘野长城’还真有人来呢。”

  “野长城”听到这句话一定会伤心的。大半个世纪前,正是29军在罗文峪奋勇抗敌,阻击了日军入关的企图。虽然敌人的飞机大炮轰塌了数十米的城墙,但日军也没能踏进关口一步。

  1933年1月1日,日军进攻挑衅我山海关驻军,史称“榆关事变”。从榆关事变开始到1933年5月,以日本关东军为主,在东起山海关西至古北口,向长达数百公里的长城沿线各关口发起进攻。

  从地形上说,喜峰口东有铁门关,西有潘家口,这些都是长城关口,同时也是当地百姓最熟悉的道路。当地猎户自告奋勇为向导,于夜间带领大刀队东出铁门关,西过潘家口,顺着砍柴打猎的山路,迂回至敌后包抄日寇,予以大量杀伤。

  日军在喜峰口方面损失惨重,无力再战,一度只能派出小部队骚扰,反遭我军一击即溃。于是日军改变进攻方向,1933年3月16日至18日,喜峰口以西的罗文峪首当其冲。

  或许罗文峪自己都没想到,为了儿女安身立命,它仍要张开臂膀将孩子们护在怀中。

  这一战,日军死伤千余人退败10余里,29军大胜后,天津工商联等各界纷纷到罗文峪对将士进行慰问。

5.jpg

  3

  瓮城结构,设计绝伦

  飞机大炮破坏了墙体,记者站在仅存的敌楼前,可俯瞰112国道,但对长城的构造却依然一知半解。当地的长城摄影爱好者张志广,也是长城通,他走遍了遵化境内大小长城,拍摄了数千张长城图片。张志广介绍,罗文峪是瓮城结构,很罕见,具有很强的防御能力。但是残破的城墙已经看不出瓮城的模样。

  遵化市文保所所长万广宝画出的地图终于还原了瓮城的模样:曲折的112国道自南向北在罗文峪关拐了个弯,当年的关口就设在这个弯,如今已经变成了县城的公交车站,四方城的模样一点都不见了。在城的东侧山脊上,沿着山体蜿蜒而上,依次是敌楼和城墙,原有建筑共四个敌楼,依照山势形成一个闭合的瓮状。如果敌人进击,要先攻克北城墙进入瓮城后,其余三个敌楼的守军可以从贯通的城墙上向瓮城中心射箭狙杀敌人,或从任意三个敌楼冲杀到城中心围攻敌人,守备能力大大提高。这也是遵化境内唯一的一座瓮城结构的长城构造。

  1908年美国著名旅行家W.K.盖洛这样描绘他见到罗文峪时的情景:“在长城骡马口(罗文峪)附近有一个宁静的山村,由于我们沉浸在对中国这独一无二的壮美遗迹景观的过度兴奋之中,以致忘记打听其名称。”

  这座村庄就叫罗文峪村,据说隋朝大将罗文曾驻守此关。爬到破旧的敌楼上,雾霾笼罩下的罗文峪村上空,太阳突然挣脱了出来,小村子烟囱里冒出的缕缕青烟在落日余晖中隐透着几分宁静安详。

  万广宝介绍四个敌楼都可以瞭望如今的国道,在这条出入蓟镇的重要交通要道上,罗文峪位于中间。作为明代九大重镇之一,蓟镇下辖的遵化区域内,东起洪山口,中间罗文峪,西到马兰关,只有杀入层层关隘才能直奔京都。此段长城在明代主要抵御残余的蒙古贵族势力,遵化段长城的军事价值在于戍守北边关,看守北大门。

6.jpg

底座的青砖为明代加固

  4

  从破坏者到保护者

  耳熟能详的一首歌这样唱到: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,他的名字叫中国。长城和龙都是中国的象征,在某种象形意义上,龙的造型和长城的蜿蜒也不谋而合。

  W.E.盖洛是系统记录长城的第一个洋人。在他的专著(中译本《中国长城》2006年出版)中,罗文峪关的照片多达7幅。从这些黑白照片中,可以清晰地看到百年前罗文峪的雄姿,如今,长城虽历经百年日显老态,其当年雄姿也依稀可见。

  张志广是侯家寨乡马蹄峪村人,家里的老大。张志广还记得,年少时,家里盖房子,父亲手指着村后,招呼兄弟三个,去,背几块砖去。“一块砖24斤,我过过秤,我背4块,老二背3块,老三背2块,这一趟是9块砖,3趟27块,刚好够垒一个炕沿。”如今张志广家对面的祖宅,房基里还埋着若干块长城的青砖。

  青年时期在生产队劳动时,背一块长城青砖可以记2分的工分或者得一毛五分的收入。遵化境内的32个村,几乎每个村子都有一段长城环绕,张志广退休前在侯家寨乡政府工作,主管过文化保护,对于昔日当地对长城的破坏,不仅是后悔,甚至带着三分罪责感,“我从一个破坏者转变到了一个保护者,长城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宝,越不保护消失得越快,这是民族的东西,每个人都有义务让它活得更久远些。”

7.jpg

巨大的裂缝

  5

  长城保护,说易做难

  事实上,关于长城的保护,政府一直都有所行动。遵化市文保所所长万广宝介绍,全县7个乡镇32个村,每个村都设有一名专职文保员,负责定期巡视,有情况及时报告。“长城的保护原则是抢救为主保护第一,全国各地的文保所都在执行原状保护,风化是自然现象,不可避免,更多的是在原状基础上重点抢险,比如说一场暴雨过后,楼体出现倾斜,这时候是一定要修的。”万广宝感慨,如今的人文破坏比过去少多了,遵化是矿产大县,这几年钢铁行业不景气,开矿的也在逐年减少,山体对长城的破坏也在减少。另一方面,修建房屋时,当地百姓大多采用环保耐用的空心砖,长城青砖费时费力不说,用了还会被乡邻议论。

  但不可忽视的是,各县级文保所,大多只有2至3名工作人员,却要负责百余处文物的保护修缮,划拨资金也只有数万元,针对着某一处文物的精细化保护。从这个角度看,颇有些力所不及。更重要的是,目前还没有有效的方法可以阻止长城在风吹日晒中不风化不颓败。

遵化网免责声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