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学会各种怪现象频现,莫让“同学会”变了味儿

2016年12月14日  来源:唐山劳动日播啊 杜庆君  

  原文标题:莫让“同学会”变了味儿

  一张张泛黄褪色的毕业照,一个个手机微信圈相约,便将咫尺天涯、远隔四方不同年龄段,既熟悉又陌生的“童鞋”重新集结列班归队。时下,作为承载“致青春”印记的一种符号,各地一些名目繁多的“同学会”就这样悄然而生。面对趋热的“同学会”究竟汇聚多少后知后觉的能量,各方说法不一。

  建立一个同学朋友圈 “约起”,然后凭借各同学之间的关系将多年未见的老学童“加”进圈里。随之,发几张毕业老照片,勾起大家对逝去几十年来学生时代的回忆,重拾年轮写下的梦想。于是乎,扎堆的“同学会”就这样风生水起。

  “离开校园35年了,当年一起参加十二中八一届高二毕业生合影照的同学们好久未见,都还好吗?”年过半百的穆峹先生说起参加同学聚会既高兴又兴奋。毕竟,走过风雨几十年,家庭、事业均趋于稳定,浮躁的心需要找个“倾诉”的驿站。而同学之间了解的透彻,没啥利益冲突,也想见见数年没有联系的老同学,多种理由让穆先生和大多数热衷“同学会”的人有了这种想法。与穆先生不同,王先生半年来一连出席了三次“同学会”,从初中、高中到大学,接连而来的“同学会”让他疲惫不堪,苦不堪言。

  “同学会”让奔波其间的人们感觉五味杂陈。纷繁迥异的价值取向下,同样,同学会也呈现出各种怪现象。

  几朝同窗情谊,经年萦绕不断,重拾丢失的记忆,共话难以忘却的情缘,这定当是一幅美妙动人的场景。而当越来越多的同学聚会各怀着摸不透的目的,裹挟着难以名状的“三俗风”,也给喧嚣的聚会罩上一层灰蒙蒙的阴影。

  典型的是,朋友圈开约、吃饭喝酒、聊闲篇、抢红包之 “三俗风”将至真至纯的同学情演变的俗不可耐。不仅如此,流水账般的聚会甚至还掺杂着些许异样的味道——拉关系、攀交情、搞交际,成功者步履铿锵,落寞者声音微弱难掩孤单。而这其中再夹杂上官阶财富,更是让光怪陆离的同学聚会变了味道。

  辛先生感言到,如今,他经常要参加多次失态的“同学酒会”。聚会就是以酒论醉吗?出了事谁担责?参加过聚会的方先生也感言道,一些“同学会”素质低,丢失了聚会的本真没了“原味”,除了喝大酒、聊闲篇、抢红包,就是微信圈里扯大闲、闹是非、生闲气无聊至极。最终,他选择了“退群”。

  而有的“同学会”上,面对眼前面容熟悉又陌生的成年人,各自早已独立的人格也必定催生出一系列问题:个别人炫耀财富的“秀场”,结帮拉派者的“阵地”,还有的成为推销的舞台……五花八门的聚会失去了同学情的“本真”,于是,有的同学发誓再也不参加贴上“标签”符号的聚会,跟“同学会”说再见。

  分析人士认为,“同学会”的作用是让人们找回初心,唤起记忆,重叙友情。但不少人习惯将各类聚会变成“名利场”:有的是隔三差五组织喝大酒犯酒怪,有的则互相攀比炫耀权富,有的则是借同学会的名义,做推销、随份子、拉关系。一来二去,这变味的聚会往往让大家避之不及。

  记者观察,在主流上,更多的同学聚会还是有情有爱、和谐融洽。记者希望,“同学会”理应倡导正能量之音,切不可参杂低级庸俗的杂音,让“同学会”朝向节俭、健康的方向发展。

遵化网免责声明